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cf客服qq :邓海建:年轻人不愿呆在“体制外的家乡”?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2-16 06:22:55  【字号:      】

 将心比心,不能苛刻黄洋父母的宽恕,此时的一封忏悔信和一家人的赎罪很难化解他们的痛。但宽恕并非毫无可能,我想讲一个关于宽恕的故事,3年多前《中国青年报》报道的这个故事让人读着眼中满含泪水,心中又充满了温暖、感动和触及灵魂的震撼: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伟大的母亲,6年前,张艳伟的儿子因见义勇为被人杀死,这个日夜思念爱子的悲痛欲绝的母亲,给儿子写了6年的信,每天在儿子墓前念。在经历了对杀人犯刻骨的恨后,她最终选择了宽恕,接受了调解原谅了那个杀人犯,一个跟他儿子一样被母亲疼爱的年轻人。

 没有外部的施压,这样的伪重视大抵是不会自己画上句号的。要画上句号,需要给有关部门以强制性的压力,需要有制度性的补救措施。比如,用工单位按比例缴纳保金给劳动监察部门,用于偿还拖欠民工的工资。如果三次拖欠,可以取消用人单位雇工的资格。这样的制度,还要管理部门切实落实到实际,对所有用工单位工资支付情况了如指掌,需要对问题投诉给予有效的补救措施。这样,以死相逼的讨薪事件就不会再重演了。遗憾的是,以往,有些地方制裁的不是拖欠工资的单位,惩罚的不是监管部门,“修理 ”的却是讨薪者,以恶意讨薪的名义刑事拘留人家。这样的“修理 ”,对于那些真正绝望的讨薪者,是否会失灵呢?

 想想历史,看看现实,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欧洲各国对中国的喜爱,自然看中的是中国渐鼓的钱袋。当年将中国带入屈辱历史的英国,现在就还指望中国来投资修铁路;欧洲各国还很焦虑,因为他们彼此间还有竞争,毕竟订单就那么多,中国和英国交好,德国法国就有些发慌。但对中国来说,时时让这些国家感受到一点压力和紧张感,其实最有利于中国外交。这种西方对中国的“格外 ”友好态度,也算是一百多年来未见之变局。

 然后。。。呃。。2005年5月17日凌晨,一声闷响,刚建成四年的呼市公安局11层指挥大楼被炸掉,这次爆破被称作“西北第一爆 ”。接着,原市政府大楼、龙海商厦、第一人民医院保健楼、市公安局的三栋宿舍楼相继拆除。当时的主政者,正是韩志然。

 从群体上看,表达“不公平感 ”最强烈的是社会底层群体,64.8%的社会底层群体在微博中表现出或多或少的“不公平感 ”,其中25.1%具有强烈的“不公平感 ”。在教育水平上,大专(高职)学历的用户表达“不公平感 ”最强烈。此外,体制外人群对不公平的感受也强于体制内群体。在不同年龄层次中,进入中年的70后“不公平感 ”表达最强,51.2%的70后表现出了或强或弱的“不公平感 ”。

 伪儒以假冒伪劣的旁学或下学冒充儒学,历朝历代都很多,因为很多执政者都爱打着孔子的旗号施行所谓“仁政 ”――只有这样,他们那些不仁不义之事,似乎就有了一块遮羞布――民众是不是真的相信,不重要呀,他们自己“相信 ”、强令民众假装“相信 ”也就够啦。




(责任编辑:刘运珹)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