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qq2011怎样变透明 :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明年将扩展至全国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7-20 21:11:20  【字号:      】

 对于罗胖式发言,王五四也不同意,在新开的微信公众号“王大姨”中,他一如既往用刁钻刻薄的语言予以嘲讽:“有人说朋友圈呼吁判处人贩死刑是‘多数人的暴政’,还担心‘二次文革’的到来,这就跟太监担心自己会让宫女怀孕一样可笑,没有背后的权力做支撑,你以为那些‘革命小将’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况且,所谓的多数人暴政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会产生。担心狗咬人没问题,但更应该注意的是牵狗绳的那个人。那些呼吁判死狂热的刷着朋友圈的人,那些认真地解释为什么不能判死刑的人,其实他们都是坐在一张桌子上的人,一群衣衫褴褛几天没有吃饭的人,他们一本正经地坐在饭桌前讨论为什么吃炸鸡腿是不健康的。”

 别拿村官不当干部

 为补充说明,她还提到了那一句,国人耳熟能详的口号:“早在秦末年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就说过:‘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秦国刑法规定,戍边迟到就死罪。那迟到是死、逃走是死、造反也是死,都是一个死,干脆干票大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现在强奸也是死、虐待也是死、拐卖也是死、杀人也是死,强奸犯完事之后一定顺手把被害人杀死,也不能让她报警提供线索。而拐卖儿童也就从单纯的生意变成了‘砍头的生意有人干’了。不仅市场价格会被大幅度抬升,被绑架儿童的存活率也会大大降低。所以,理性考虑,如果真的心疼这些可怜的,被拐卖的孩子,千万别冲动的要求一律死刑。毕竟被卖到一个没有孩子的普通家庭过上另一种人生,也比路上就被绑匪杀掉要强得多。”

 我国农村管理制度,在法理上讲,是实行村民自治制度。在强调“依宪治国”的当下,我们不妨拿出《宪法》内容。《宪法》第111条规定,“城市和农村按居民居住地区设立的居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因此,村干部应该没有任何权力,农村的所有权力,归根结底都是村民的。村子的大事小事,都应该由村民共同决定;村子的财务问题,更应该向广大村民公开透明。村干部的职责,只是代行村民权力。

 议论刘铁男的“捷径说”,没必要全盘否定“捷径”这个词,而是提醒我们每个人:捷径可以走,但别丢了良心。如果捷径不能和良心为伍,如果捷径就是自私自利的全部内容,这样的“捷径”必然是遭殃的代名词。遗憾的是,时下官场的人满脑子个人的功名利禄,满脑子的不按规则出牌思想,对于“捷径”的迷信,结果除了害人还要害己。这样的的“捷径粉丝”,想善终都很难。这样的悲剧者现在不是少了而是多了,所以,该反思究竟是什么让我们过于浮躁和胆大妄为,错把邪道当“捷径”了。

 今年8月,网上还盛传蓝翔校长荣兰祥在2014年毕业典礼上讲的一段话:“同学们,咱们蓝翔技校就是实打实的学本领,咱们不玩虚的,你学挖掘机就把地挖好,你学厨师就把菜做好,你学裁缝就把衣服做好。咱们蓝翔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那跟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呢”。尽管荣兰祥事后否认提到清华北大,可这不妨碍“嘲他式”语体――“蓝翔体”流行。




(责任编辑:刘正阳)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