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关注qq游戏微博 :郭宇宽:广场舞与群体性性格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6-16 03:21:02  【字号:      】

 毒舌如@王志安,自然也少不了暗讽,针对的还是喊打喊杀:“杀杀杀杀,贪官要杀,恶警要杀,城管要杀,美狗要杀,五毛要杀。吃狗肉的要杀,吃猫肉的要杀。拐孩子的要杀,没看好孩子弄丢的要杀,出轨的要杀,小三也要杀。安倍要杀,钓鱼岛也要杀。杀杀杀杀,杀光一切反对派,扫除人间一切罪恶,我们是创造历史的人民,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和大海,冲啊!!!”

 还有诸如@游精佑所转发,对集体言论潮心存忌惮:“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支持把人贩子判死刑’是一次大众动员测试,换句话说,就是对这个国家的小市民度、法西斯度的测试。今天目标是‘人贩子’,下次就有可能是‘奸商’、‘叛国者’、‘反党份子’…如果这个国家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小市民足够多,这种嗜血的游戏就能不断升级,地狱之门即将开启!”

 不过,话又说回来,愤怒之情,其来有自,所以,微信公众号“东拉西扯”仍要说声支持,不调侃,也不戏谑:“首先,这和许多人理解的未审先判乱棍打死不一样,既然说‘判死刑’,走的还是法律程序。可以将此看做是一项修改法律的民间意见表达;其次,从现实层面看这个政府和社会,许多问题,除非民怨极大,否则改变乏力。朋友圈里大量转发‘判人贩子死刑’,可以造成‘民怨极大’的现实,令政府关注此事――虽然存在然并卵的现实,但至少,比沉默不语要好;再次,不要总担心舆论影响司法,贵国司法那么坚挺,除了权力可以影响外,屁民可以影响的空间并不大――尤其是在没有具体个案的时候。”

 Lacking in resources but rich in intangibles like culture and landscape, the village began to increase support for sectors such as agriculture, Miao embroidery and tourism.

 Shi has taken charge of emptying the trash cans-at least five times a day. He even purchased a new shoulder pole for his new responsibilities.

 一个导演忘年的偶像与喜好,总会不知不觉投射到他作品中来。“《阳光灿烂的日子》在艺术上很成功,但骨子里就是一纳粹少年缅怀元首时代”,罗永浩当年的快言快语,正被重新打捞起来在舆论上晾晒,在豆瓣用户“半辈子”看来,这是“关于姜文的最佳评论”。




(责任编辑:刘宇航)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