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qq华夏沉鱼落雁 :广东政协主席:倾听民众意见打捞沉默声音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8-18 13:34:10  【字号:      】

 这就很清楚了――救助站应为男童死亡负主要责任,包括民事赔偿责任。当然,男童走失有父母粗心大意的原因;警方接到报案后没有及时进行信息互通和比对,致男童与父母未能取得联系,也难辞其咎;若医院在救治过程中未尽全力,也应承担一定责任。但无论责任如何划分,也没有让饿死男童自己承担主要责任的道理。

 党在国先的事实,加以革命思维的长期主导,形成建国之后很长一段时期内国家治理依然保持对革命战争时期的党的一元化体制的严重依赖,党领导一切,安排一切就成为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党政关系的主流。但是实行人治还是实行法治,是党大还是法大,如何从革命党顺利转换为执政党,等等,一直是困扰执政党和整个中国社会的问题。

 长袖善舞却身形隐匿,是郭文贵、车峰们的共性。他们潜伏在复杂的利益网中,而这张网辐射面很广,广到常人无法知晓。但可以肯定,随着反腐力度加强,治理被污染社会水土的动作加码,不少见不得光的隐秘交易会继续浮出;当权力和财富在阳光下运作时,某些隐形富豪和他们刻意隐藏的东西也会脱去神秘。这些东西作为解剖政商关系的标本也好,沦为坊间谈资也罢,都会是法治与高压反腐的一个衬托物。权力和财富,只有在阳光下运作,才会对社会有正向价值。只有见得光的权力,才能受到尊重。只有见得光的财富,才不会被怀疑和仇视。

 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孩,被活活饿死在作为公共服务机构的救助站里,这本身就够恶劣了,现在有关方面居然还搞起“白马非马”式的诡辩,妄图推卸和减轻自身的民事赔偿责任,更是令人心寒齿冷。这不是法律知识欠缺的问题,而是缺少最起码的公共伦理。

 2015年1月14日,在长谷川实家附近的一所大学里攻读研究生的藤仓皓一郎被介绍给了长谷川实。藤仓原本住在�斡裣夭菁邮校�每天要花1个多小时才能到大学。而住进长谷川的家,每天只需要步行5分钟。不仅节省了房租,也节省了很多上下学的路程时间。

 同样,我身边也有一堆朋友,强烈的跟帖此类的事件的评论,而且特别反感大家一边倒的主张对这个犯罪行为判决死刑。这里面有不同的理由,但最多的是讨厌动不动就要立法、修改法律。而且大家也都能找出各自的反对理由。




(责任编辑:刘鸿云)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