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下载免安装qq :李杰:我国远海搜救“软实力”还很不足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4-21 11:07:37  【字号:      】

 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处罚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处罚相比过于轻缓,无法有效地遏制和预防人口贩运犯罪,因而有必要加重对收买行为的处罚并改变不追究收买人刑事责任的做法,将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法定刑修改为“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另外,为了严厉惩治收买行为,以有效抑制拐卖需求和拐卖行为,鼓励收买人在收买后善待被害人并尽可能主动报案或送回、交出被害人,建议修改《刑法》第241条第6款“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的规定,改为“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

 我国刑法对此类犯罪是分散式的立法,如果仅看1979年刑法第240条对拐卖的界定,是比较狭窄的,并未涵盖那些不以售卖为目的,但以实施强制劳动或者性剥削等直接服务为目的而进行的欺骗或者诱拐行为。此条还将儿童定为14岁以下群体,而不是像联合国那样以18岁为标准。最后,中国的刑法不考虑成年男性被拐卖的情况,这是因为刑法另有“强迫劳动罪 ”,在1997年刑法修正时为该罪增加了可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严重情节,但并没有修改“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的基本刑,这远低于加拿大规定的14年、泰国的10年以及美国的20年。即使明确将被害人为儿童作为严重情节之一,严重情节的最低刑期也仅仅为3年,仍低于加拿大规定的最低5年、泰国最低6年的有期徒刑。显然,我国刑法这样轻的刑罚不足以有效地惩罚和威慑强迫劳动罪及协助强迫劳动罪,不利于对儿童进行特殊保护。更重要的是,这种刑罚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刑罚不协调,无法与其他相关犯罪一起形成一个相互配合、相互协调的有效的反拐法律体系。

 具体来说,在“美国优先 ”政策下的“特朗普冲击波 ”,将可能在国际贸易、外汇汇率、台湾问题、朝核问题等8个方面对中国造成挑战: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反对NAFTA和WTO等国际及区域自由贸易体制;指责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声称对中国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采取大幅减税政策及其他措施吸引美企回流;在台湾问题上挑战“一个中国 ”政策与三个中美联合公报;取消对页岩气和清洁煤生产的限制,考虑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朝鲜问题上加大对中国施压;暗示将允许日本、韩国发展核武器;不再为无明显短期利益或他国能“搭顺风车 ”的“公共产品 ”买单。

 由陕西媒体人曹旭刚,来评论陕西首富吴一坚,那自是再合适不过:“5月18日下午,金花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发布公告称,金花股份董事长吴一坚应有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公司股票于5月19日起停牌。此消息一出,舆论可谓一片惊讶与唏嘘,继而,难免要问:这位曾经的陕西首富、陕西民营企业的领军人物,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被要求‘协助调查’? ”

 He said the event is aimed at strengthening connections and mutually beneficial cooperation between local governments on both sides.

 此外,免于或者从轻刑事处罚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者,助长了对被贩运妇女和儿童的需求。2000年《补充议定书》对接收、招募、运送、转移、窝藏贩运人口者予以同样的刑事定罪。中国法律虽然对收买和拐卖妇女儿童者都定罪,但是免于或者从轻对前者进行刑事处罚。1997年《刑法》第241条第1款规定了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是该条第6款作为但书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




(责任编辑:刘德惠)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