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韩国男奴舔脚图:菲媒称中国正在美济礁扩建设施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5-19 20:48:11  【字号:      】

 之所以引起巨大公愤并受到法庭严判,关键在于辅警这个特殊的身份不仅代表着国家机关的形象――虽然是临时工;第二更代表着法治的威严和公正,这两者都属于维系社会稳定安宁的公器,结果被当成满足其个人贪欲和淫欲的强大保护伞,其社会危害尤甚。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在后来回应网友的文章中,徐岚将网友对她的批评及辱骂,视为对她言论自己言论自由的侵犯。这又错了。言论自由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即使会侵犯另一人的权利,比如,不受侮辱的权利,但也从来不可能阻碍另一人的言论自由。能阻止言论自由的,唯有权力对自由的侵犯。现在,既无查水表,又无寻衅滋事,既没删帖,也没删号,谈何没有言论自由呢?反而,一篇强硬而煽动的回应文章发出来,粉丝不断增加,这言论的自由与能力,不是变小了而是扩大了,怎么能说自己的言论自由受侵犯了呢?显然,作者没搞明白自由二字到底指的是什么。即使自由是个西方概念,正如《孙子・谋攻》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作者也该以批判的态度去了解,免得丢了组织、同事的面子。

 2009年10月14日晚上,刚到上海打工的外地�潘克镏薪纾�开着公司的车行走在上海的大街上,看到路中间站着一名青年男子,挥手示意他停车。男子拉开车门上了车,说拦不到车,想让捎一程。孙中界说他便做了好事。然后,那个陌生青年说“到了”,扔了10元钱在仪表盘上,却拔下了车钥匙!很快,威武神勇的人民城管及时出现了,孙中界被定性为黑车司机。

 我国刑法对此类犯罪是分散式的立法,如果仅看1979年刑法第240条对拐卖的界定,是比较狭窄的,并未涵盖那些不以售卖为目的,但以实施强制劳动或者性剥削等直接服务为目的而进行的欺骗或者诱拐行为。此条还将儿童定为14岁以下群体,而不是像联合国那样以18岁为标准。最后,中国的刑法不考虑成年男性被拐卖的情况,这是因为刑法另有“强迫劳动罪”,在1997年刑法修正时为该罪增加了可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严重情节,但并没有修改“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的基本刑,这远低于加拿大规定的14年、泰国的10年以及美国的20年。即使明确将被害人为儿童作为严重情节之一,严重情节的最低刑期也仅仅为3年,仍低于加拿大规定的最低5年、泰国最低6年的有期徒刑。显然,我国刑法这样轻的刑罚不足以有效地惩罚和威慑强迫劳动罪及协助强迫劳动罪,不利于对儿童进行特殊保护。更重要的是,这种刑罚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刑罚不协调,无法与其他相关犯罪一起形成一个相互配合、相互协调的有效的反拐法律体系。

 或许,整个事件有这样一个潜台词:被施暴者是一个失足妇女,从事的是风险巨大的违法行当,经常陷于舆论谴责的道德洼地,甚至曾在严打中被个别警察挂着破鞋游过节,其受法律保护的人格尊严、正当权益不时被执法者公然无视,令人瞠目。




(责任编辑:刘俊悟)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