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谁的qq秀好看 :日本记者抱怨没得到提问机会:美国记者有两次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4-24 06:55:57  【字号:      】

  “我看《精�M要旨》时,干扰很大,厨房里�M来了上千只老鼠,嘴里发出‘吱吱’声,我害怕极了,我把大法书抱在胸口上,打开寝室门,老鼠全跑到另一间屋子里去了,嘴里照样发出‘吱吱’声,我一下想起来了,师父讲的遇到危难时叫师父的名字,我叫了一声:‘李洪志师父。’上千只老鼠瞬间就消失了。”(《一人修炼 全家三代沐浴佛恩》2013-03-02)

 在这位大法弟子的眼里,老鼠的 “生命很可怜的”,于是不让儿子在厕所里弄死老鼠,更不许下药去毒杀老鼠。怎么防止老鼠的闹腾呢?便发正念和它沟通,居然老鼠一下全没有了,原来老鼠是有 “灵性”的,它们接受了 “正念”的劝化。

 这篇出自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众号 “政知局”的 “重磅报道”,的确对围绕 “红色名媛”传言有过一轮求证,推算出曾为毛泽东英语老师的章含之第一次肾移植手术时间点,大约应在 “1995年1月31日到1996年2月18日之间”,而聂树斌正是在1995年4月27日被执行枪决,纯粹从时间匹配角度而言,换肾之说不能认为毫无可能。

 答:猪八戒 !

 看到舆论谴责某报记者假扮成医生混入太平间拍姚贝娜的遗体,为了上头条,为了独家新闻,完全不要脸不要底线了。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的高尚,更衬托出这种媒体狗仔的无耻。想起前年针对无节操的狗仔行为写过的一篇评论《娱乐不要脸,独家新闻成独家耻辱》,贴出来表达鄙视和愤怒。

 在历史教科书之外,在国家公祭读本之外,接下来,还应该有更多能够提供清晰记录和价值警示的好作品。毕竟,历史记忆不可能只靠 “官方”来书写。事实上,全世界记录纳粹极权罪恶的最好作品,很多都是个体记录,都是证人声音。比如,维克多・克莱普勒《我会作见证》、安妮・弗兰克的《女孩日记》、凯尔泰斯・伊姆莱的《船夫日记》、埃利・威瑟尔的《夜》以及普利摩・利瓦伊的《如果这是一个人》,就影响着无数人。




(责任编辑:刘茂才)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